极乐

你是我绿透二十四环的翡翠镯,扯下霜月也能染上一度绸缎色。

你是我唱过二十六年的轮回诗,传遍街巷依旧苦等一笼江山史。

你是我清澈三十三条的碧水湖,洗遍露石照旧轻缓一匹簪花布。

你是我传过四十一遍的转世歌,遍彻寒楼依然相逢一段山水落。

你是我红遍四十八里的枫林秋,掠过风雪也能渲染一杯朱砂酒。


评论

热度(5)